彼得林奇颠覆常识的13条选股准则

2018-06-21 11:09:20



前言

 

一家是处在竞争激烈的复杂行业中管理水平非常杰出的优秀公司;


另一家是处在没有竞争的简单行业中管理水平非常一般的平凡公司;


如果在上面两个中选一个投资的话,你会选哪个?

 

彼得·林奇的选择是后者,他说:


我这样选择的首要原因是这种公司比较容易追踪研究。在我一生中无数次吃油炸圈饼或者购买轮胎的过程中,已经对它们的系列产品逐渐形成了一种感觉,而我对激光或者微处理器却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感觉。


如果你懂得一家公司的基本业务的话,那么对这家公司进行深入分析就容易多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宁愿购买连裤袜公司的股票也不愿购买通信卫星公司的股票。

 

公司业务越简单易懂林奇就越喜欢。“任何傻瓜都能经营这项业务”是完美公司的一个特点,除此以外,林奇曾列举颠覆大众常识的完美公司最重要的13 个特点,“聪明投资者”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

 


 

完美的公司经营的必定是很简单的业务,这种很简单的业务应该有一个听起来枯燥乏味的名字,名字起得越枯燥乏味,公司就越完美,自动数据处理公司(一周内能为18万个中小型公司处理900 万份薪水支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你能够及早发现这类公司的投资机会,那么仅仅因其公司名字枯燥乏味或者荒唐可笑就会让你的买入价格便宜好几美元,这正是我总是寻找这类名字枯燥乏味的公司股票的原因。


 

当一家公司不仅名字枯燥乏味,而且经营的业务也枯燥乏味时,我却会感到非常兴奋。瓶盖瓶塞封口公司生产制造罐头盒和瓶盖,还有比这更枯燥乏味的业务吗?


在《时代》杂志上,你只会看到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CEO 的采访报道而不会看到对瓶盖瓶塞封口公司CEO 的采访报道,但这却正是投资这家公司股票的一个有利因素。


业务和名称都枯燥乏味的公司保证能够避开华尔街那些所谓专业投资者们的关注,直到最后他们才发现各种利好消息,这才促使他们买入这种类型公司的股票,从而进一步推升股价。


如果一家公司盈利水平很高,资产负债表稳健,从事的业务枯燥乏味,那么你就会有充足的时间以较低的价格买进该公司股票,那么当它变成投资者争相追捧的投资对象并且价格又被高估时,你就可以把它转手卖给那些喜欢追风的投资者们。


 

比只是业务枯燥乏味的更好的是业务既枯燥乏味又令人厌恶的公司股票。当一家公司的业务让人耸肩表示怀疑和蔑视、令人作呕或者甚至恶心得避之唯恐不及时,那就再理想不过了。


比如Safety-Kleen,这家公司派人跑遍所有的加油站,向它们提供一种能够清洗汽车零件上沾的油污的机器,这种机器节省了机修工的时间和精力,因而各个加油站都非常高兴地购买了这种机器。


Safety-Kleen的员工定期到各加油站清理装置中的油泥和油污,他们还把油泥带回炼油厂进行回收提炼。而且公司后来又将业务范围扩大到清除饭店厨具上的油污以及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油污上。


哪位证券分析师会愿意撰写这种公司的研究报告呢?这样做的证券分析师和投资管理人员确实不多,而这恰恰是Safety-Kleen股票的可爱之处。


这家公司跟自动数据处理公司一样,盈利一直保持持续增长,每个季度公司利润都在增长,股价也相应不断上涨。


 

公司的分公司或部分业务分拆上市变成独立自由的经济实体,经常会给投资者带来回报惊人的投资机会。


大型的母公司根本不愿意看到分拆上市后的子公司陷入困境,因为这样可能会对这家子公司产生非常不利的公众影响,反过来又会使母公司受到非常不利的公众影响。


因此,分拆出去的子公司通常具备十分良好的资产负债表,为今后能够成功地独立运作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旦这些子公司从母公司中独立出来,它的管理人员就能够自由地大展手脚,他们能够进一步削减成本,采用富有创造性的改革措施来提高短期和长期盈利水平。


向股东们解释分拆上市有关信息的材料通常准备得十分仓促,读起来枯燥乏味,叙述也保守低调,因此披露质量甚至比公司年度报告更好。新分拆出来的公司通常会被投资者误解,也不会怎么受到华尔街的注意。


新独立出来的公司的股票常被作为红利或股息送给母公司的股东,机构投资者不屑一顾地把这些新公司的股票当做零钱或意外捡到的钱,这也正是新独立出来的公司值得投资的有利因素。


分拆上市公司对于业余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寻找大牛股的风水宝地,特别是近期的兼并和收购浪潮更是造就了大量的投资机会。成为恶意收购对象的公司为击退恶意收购者通常会把子公司卖掉或者分拆出去,这时分拆出来的子公司的股票本身也和母公司的股票一样能够公开上市交易。


当一家公司被收购时,它的部分业务通常被出售变现,这样它们也变成了投资者能够投资的独立公司。如果你听说某公司进行了分拆,或者如果你分配到一些新独立出来的子公司的股票,你应该马上研究一下是否应该再多买一些这种股票。


分拆完成一两个月后,你可以查看一下新公司的管理人员和董事这些内部人士中是否有人在大量购买自家公司的股票,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就表明他们对新公司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

 

 

如果你找到了一只机构投资者持股很少甚至根本没有持股的股票,你就找到了一只有可能赚大钱的潜力股。如果你找到一家公司,既没有一个股票分析师拜访过这家公司,也没有一个股票分析师说自己十分了解这家公司,你赚钱的机会就又大了一倍。


当一家上市公司告诉我上一次股票分析师来公司的时间是三年前时,我几乎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狂喜。这种情况频繁发生在银行、储蓄和贷款协会以及保险公司上,这是因为这类公司有好几千家之多,而华尔街却只追踪关注其中的50100家公司。


我也十分青睐于那些曾风光无限后来又被专业投资者打入冷宫的股票。


 

很难想象有比垃圾处理业更完美的行业了。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动物肠衣、油脂以及废油更让人恶心的话,那就是下水道里的污水和有毒废料堆,这就是为什么有一天当垃圾处理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出现在我办公室时我会如此兴奋不已。


如果你很幸运已经买入了这家垃圾处理公司的股票,那么到现在你的投资就会上涨100 倍。


投资垃圾处理公司股票赚钱的可能性甚至比Safety-Kleen 公司还要大得多,因为它有着两个让人难以想象的传闻:一是处理有毒垃圾,二是受黑手党控制。


每个人都想象着黑手党控制了所有意大利餐馆、书报亭、干洗店、建筑工地以及橄榄油加工厂,他们可能也会认为黑手党同样控制了垃圾处理业。这种荒诞的推断对于最早购买垃圾处理公司股票的投资者来说非常有利,因为这导致其股价相对于真正的投资价值被过于低估了。


 

在这一类公司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国际服务公司(SCI),这家公司的名字听起来也十分乏味。


如果说除了有毒废料之外,还有什么因素会导致华尔街根本不愿关注一家公司的话,那就是死亡,SCI 公司经营的恰恰是丧葬服务业务。


几年来,这家公司走遍全国各地收购那种一周内能提供10 多次殡葬服务的生意兴隆的殡仪馆,最终拥有了461家殡仪馆、121处公墓、76家花店、21家丧葬用品制造供应中心以及3家棺材配送中心,因此它已经成功地对丧葬业上下游进行了整合。


SCI 公司也开创了生前预付丧葬合同的业务,使客户能够在目前还能负担得起的时候付清自己将来的丧葬服务费用和棺材及骨灰盒费用,以后他们的家人就不必为其支付丧葬费了,这项业务非常受欢迎。


即使将来为客户进行丧葬服务的时候这些服务的成本已经上涨了倍,公司仍然只按照原来的价格收费,对死者家属来说非常合算,对公司则更是非常合算,因为公司可以马上得到现金收入。


这家公司的绝妙之处在于,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专业投资者一直对这只股票避之唯恐不及。尽管SCI 公司的经营业绩记录好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还是不得不到处奔走,恳求机构投资者听听他们介绍公司的发展情况,可是机构投资者仍然对他们的股票理都不理。


这意味着业余投资者能够以远远低于他们购买热门行业的热门股的价格来买入SCI 公司股票,长期稳定的收益记录表明这家公司确实是一家出类拔萃的优秀公司。这才是最完美的投资机会,万事俱备只欠买入。

 

 

很多投资者热衷于投资高增长行业,这里总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我却并非如此。相反我热衷于投资低速增长行业,例如塑料小刀和叉子行业,我更喜欢的是比低增长行业增长率更低的零增长行业,比如殡葬服务业,往往在这种零增长行业中可以寻找到最赚钱的大牛股。


投资高增长行业没有什么刺激之处,除了看到这个行业的股票大跌以外。


20 世纪50 年代的地毯行业、60 年代的电子行业以及80 年代的电脑行业都是令人激动的高增长行业,但是这些行业中的无数大公司和中小公司都没能保持长盛不衰,这是因为对于一个热门行业中的每一种产品来说,都会有1000 个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在琢磨如何在中国台湾地区更便宜地生产制造出相同的产品。


一旦有一家电脑公司设计出了世界上最好的文字处理系统,就会有10 家竞争对手正在投资亿美元开发一个更好的文字处理系统,在个月后这种更好的产品就会上市,而在瓶盖加工行业、商家优惠券收集行业或者汽车旅馆连锁行业却根本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SCI 公司的成功得益于这样一个因素,即丧葬业的增长率几乎为零。我们国家丧葬业每年的增长率仅为1%,这种增长率对于从事过电脑行业的企业来说实在是低得不屑一顾,但这却是你所能够找到的行业中拥有坚实客户基础的最稳定的行业。


在增长率为零的行业,特别是让人厌烦和压抑的行业中,你根本不用担心竞争的问题。你不必整天提心吊胆地防备着周围潜在的竞争对手,因为根本没有其他公司会对这样一个零增长行业感兴趣,这样就给了你更大的回旋余地来继续保持增长以及扩大市场份额。

 

 

无疑,拥有石料场要比拥有珠宝行更加安全。如果你处在珠宝行业中,就要不断地同本地、全国甚至是国外的珠宝商竞争,因为那些外出度假的人们可以从世界各地购买珠宝并把它们带回国。


但是如果你已经拥有了布鲁克林地区的唯一一家石料加工场,那么事实上你已经获得了这个地区石料市场的垄断权,由于石料场并非热门行业而没有什么新的竞争对手加入而形成了一种额外保护。


石料场之所以赚钱,是因为根本没有竞争对手。最近的竞争对手离你只有两个镇的距离那么远,但是它却不会把它的石料运到你的地盘来抢夺你的市场,因为这样做光运费就会吃掉所有的销售利润。


无论如何夸大排他性的独家经营权对于一家公司的价值也不过分。


一旦你在任何一种产品上获得了排他性的独家经营权,你就可以提高价格。如果你经营一家石料场,你可以把价格提高到刚好不会引起邻近地区的石料场过来和你竞争的价格水平之下,事实上邻近的石料厂也是用同样的方法进行产品定价。


我总在寻找这种拥有利基Niche,在现有服务欠佳的细分市场中有盈利基础)的公司。一个完美的公司必须拥有一个利基。


沃伦·巴菲特开始时购买的是位于马萨诸塞州的新贝德福的一家纺织厂的股票,他很快发现纺织业并没有利基。尽管他的纺织厂业绩表现很差,但是他通过不断投资于拥有利基的优秀公司为股东们赚了数十亿美元。


他是最早看到那些主宰全国主要地区市场的报纸和电视台的巨大投资价值的人士之一, 他从《华盛顿邮报》开始投资了很多传媒业股票。我的想法和他基本上完全一样,我尽可能多地买入了联合出版公司的股票,这家出版公司拥有《波士顿环球报》。既然《波士顿环球报》在波士顿地区拥有90%以上的印刷广告收入,怎么可能会亏损呢?


医药公司和化学公司也都有自己的利基—其他公司不能仿制生产与它们完全相同的专利产品。


拥有家喻户晓的著名品牌就几乎相当于拥有利基,如美国惠氏公司生产的销量第一的止咳药惠菲宁、美国强生公司生产的感冒药泰诺、可口可乐、万宝路。要取得公众对一种软饮料或者止咳药的信任,不仅要投入大量的金钱,而且整个过程要花费很多年时间。


 

我宁愿购买生产药品、软饮料、剃须刀片或者香烟的公司的股票,也不愿购买生产玩具的公司的股票。


在玩具行业中,也许某家厂商能够设计出一个每个孩子都想要的奇妙无比的玩具,但是每个孩子也只会买一个个月后这个玩具就会被从货架上拿下来让位给另一个孩子们都想要的新玩具,而这件新玩具却是另一家厂商生产的。


当周围有如此多稳定行业的股票可供选择时,为什么非得要冒险购买那些易变行业的股票呢?


 

与其购买那些要在无休无止的价格战中苦苦挣扎求生的电脑公司的股票,为什么不购买那些由于电脑价格大战能够用更低的成本购买电脑而提高盈利的公司的股票呢?比如自动数据处理公司。


随着电脑的价格下降得越来越低,大量使用电脑的自动数据处理公司的数据处理成本也下降得越来越低,因此它的盈利也越来越高。


向一家生产自动扫描仪的公司投资,还不如向一家安装扫描仪的超级市场投资。如果一台扫描仪能帮助一家超级市场降低3%的成本,那么仅此一项就会让超级市场的利润翻番。

 

 

没有什么样的秘密消息能比一家公司内部人士正在买入自家公司的股票更能表明一只股票的投资成功可能性了。


一般来说,公司内部人士是自家公司股票的净卖方,通常他们的买入卖出比例是12.31987 8-10 月股票指数下跌了1000 点之后,当人们发现从整体情况来看公司内部人士买入卖出股票的比例是4时,就感到放心多了,至少这些内部人士对他们的公司还没有失去信心。


当公司内部人士疯狂地购买自家公司的股票时,你完全可以肯定,这家公司至少在未来个月内不会倒闭。当公司内部人士都在买入自家公司股票而过了不久这家公司就倒闭了,我敢打赌历史上这样的


易倍篮球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