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买下FF,三个谜团待解!

2018-06-27 11:44:02


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了香港时颖公司全部股份,间接获得了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恒大,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


同日,Faraday Future官方微博宣布,FF正式通过美国政府CFIUS审批,完成20亿美元首轮融资,贾跃亭亲任首席执行官。从贾跃亭当初融资的时间看,这,算是一个“迟到”的消息。


这笔买卖,从公司结构上看,颇为复杂。下面,根据公告,我们简单捋顺一下。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公告中称之为目标公司)与FaradayFuture原股东(这个原股东,我们一想便知)以合资模式共同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KingLtd.),时颖公司同意出资20亿美元,以获取于合资公司的45%股权(经全部摊薄后)。


而FaradayFuture原股东以FaradayFuture集团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于合资公司的33%股权(经全部摊薄后)。合资公司剩余之22%股权(经全部摊薄后)将预留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予雇员的股权。


截至目前,香港时颖公司已根据合并协议规定对合资公司投入了共计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将分两个阶段投入:一,2019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二,2020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


恒大集团收购了香港时颖公司,也就是拥有了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而因为Smart King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所以FF在广州等地的资产也就被恒大控制。


如此复杂的过程之后,我们终于明白了当初拉贾跃亭一把的原来是恒大。当然,这也在不少人的预料之中。


只是,许家印买下FF究竟意欲何为呢?许家印与贾跃亭“联手”之后,贾跃亭未来会如何呢?乐视网会因为这笔交易有何影响?这倒是几个值得让人琢磨的问题。


下面,我们不妨分析一下。


第一个问题:许家印买下FF意欲何为?


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次收购,并不见得意味着许家印多么喜欢新能源汽车,而是对恒大来说,收购FF能够让恒大在未来的“估值”大增。


恒大回归A股已经筹划了很久,但目前仍无很明显的进展。甚至可以说,恒大回归A股的速度要远慢于预期。本来,恒大的回归在6月14日应该有个结果,但到那一天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消息。


根据恒大借壳对象深深房6月14日的公告称:“公司预计无法在2018年6月14日前按照《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26号—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披露本次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报告书等相关信息。


为确保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工作的顺利进行,防止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维护投资者权益,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将自2018年6月14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1个月。”


6月21日,深深房的公告又称:“ 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深圳市国有企业改革,交易结构较为复杂,拟购买的标的资产系行业龙头类资产,资产规模较大,属于重大无先例事项,使得重组方案需跟监管部门进行反复的沟通及进一步的商讨、论证和完善,同时因有效期要求尚需履行标的资产评估报告的国资备案程序及更新标的资产审计报告,而体量较大尚需一定时间。”


更重要的是,随着国内对房地产行业调控的深入,即便是回归之后,恒大在A股的前景也很难预料。


但是,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却是如火如荼。如果恒大有了新能源汽车业务,我相信,不管恒大以哪种形式回归A股,其估值都会因为新能源汽车的业务而受市场青睐。


第二个问题:许家印与贾跃亭“联手”之后,贾跃亭未来会如何呢?


我认为,贾跃亭会用许家印的钱实现自己的汽车梦。


这二位的关系,很难用词语形容。本质上,是许家印拉了贾跃亭一把;但是,贾跃亭这个汽车业务是聚宝盆还是烂摊子谁也不敢说;在新公司,他们两个谁说算,还难以确定。所以,我只能勉强用许家印与贾跃亭“联手”来形容这笔生意吧。


在FF,谁具有更大的话语权呢?


看公告,在SmartKingLtd,从股权比例上看,FaradayFuture原股东拥有33%股权,恒大收购时颖后拥有45%的股权。


而公告中有这样一句话:“于合资公司的任何年度及特别股东大会上,目标公司(指时颖)持有之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在合资公司正常经营情况下FaradayFuture原股东持有之每股股份则配有10票投票权(‘‘原股东投票权’’)。


但当管理层在根据合资公司股东协议条款下不能履行职责情况出现时该原股东投票权将被回转到目标公司。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于雇员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这样看,在正常情况下,FaradayFuture原股东的投票权远远大于香港时颖;而如果管理层出现不能履行职责情况,那原股东投票权将被回转到香港时颖。那么,未来,恒大与贾跃亭在话语权方面的这种关系就很微妙——大股东可能没有绝对话语权。


另外,根据公告:“于2018年6月25日,本公司与中国恒大订立股东贷款协议。根据股东贷款协议,中国恒大同意向本公司提供金额6,750,000,000港元之无抵押贷款,为期3年。股东贷款协议项下之年利率为7.6%。”


未来,在完成股份买卖协议项下的交割后,恒大还将派出一名董事长、一名董事。


这样看,恒大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但却不一定拥有绝对话语权。


那么,贾跃亭未来会怎么样?


我们早就知道,贾跃亭已经通过资本的运作,让FF与自己没有了关系,否则FF也不能在广州买地。


这一次的资本运作之后,贾跃亭任首席执行官。他能否算是成功“套现”,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很重要,前面提到过,“FaradayFuture原股东以FaradayFuture集团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而用恒大的钱实现自己的梦想,这算“空手套白狼”吗?


FF的大股东变为恒大、董事长由恒大委派,将来,贾跃亭变的更加“游刃有余”。或者可以继续他的汽车梦,以“小股东身后的人”、“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打工者”的身份出现;或者可以在未来抽身而退,真正安全“上岸”。


但不管未来贾跃亭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FF汽车,或者以什么样的形式退出,我认为贾跃亭这一次都算是一个胜利者。


第三个问题:乐视网以及乐视系的“债主”们,能讨回钱吗?


久违的乐视网,前几天又出现在公众视野。


6月22日,乐视网2017年股东大会召开。根据《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2017 年度股东大会会议决议公告》显示,《2017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关于《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关于《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拟向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借款5亿元的议案》等18项预案均获得通过。


对于乐视网这位2017年的“亏损王”来说,以上议案的通过其实并无太大的意义。


倒是在交流环节,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等高层的一些看法让我很感兴趣。


在股东大会上,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称,当前公司整体仍未走出资金困境。有股东提问和贾跃亭的沟通有无进展,刘淑青称,追讨欠款方面在积极地做一些努力。


而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则回答,关于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从去年七月份到现在为止,公司持续不断地与非上市体系进行沟通和交流,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具体可以看公告。目前也正在沟通,但还没有签署正式的协议。


而根据数据,乐视网2017年全年巨亏138.78亿元,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6.4亿元。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乐视网2017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乐视网有这样的局面,全拜贾跃亭所赐。到目前为止,贾跃亭并没有还钱的意向。


贾跃亭欠乐视网的钱,还欠很多“债主”的钱。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贾跃亭的造车梦上,可是如今,贾跃亭的造车梦已经不属于贾跃亭了,而是属于恒大。那么,乐视网以及乐视系的“债主”们,能讨回钱吗?我认为,基本上没有了希望。


也许,乐视网就等着退市或者破产吧!毕竟,很大部分的优质资产已经并不属于乐视网了。


分析完这三个问题,我很感慨,感慨贾跃亭的精明!


当然,我以上分析的也许不对。那么,许家印买下FF之后,让我们慢慢的看这三个问题,看时间会给出我们什么样的答案吧!     



易倍篮球体育